<li id="bsik2"><tr id="bsik2"><source id="bsik2"></source></tr></li>

      <em id="bsik2"><strike id="bsik2"><u id="bsik2"></u></strike></em><th id="bsik2"><pre id="bsik2"><sup id="bsik2"></sup></pre></th>
      <form id="bsik2"><tr id="bsik2"></tr></form>
      <button id="bsik2"><object id="bsik2"></object></button>
    1. <strong id="bsik2"><object id="bsik2"><blockquote id="bsik2"></blockquote></object></strong>
      <s id="bsik2"><object id="bsik2"></object></s>

      <tbody id="bsik2"><pre id="bsik2"></pre></tbody>
      <dd id="bsik2"><track id="bsik2"></track></dd>

      <rp id="bsik2"><acronym id="bsik2"></acronym></rp>
      <dd id="bsik2"><track id="bsik2"></track></dd>
      1. <th id="bsik2"></th>
        首页 集团概况 新闻中心 业务领域 党群工作 信息公开 人力资源
        职工园地
        穿越贫困之又是一年丰收季
        时间:2019-12-23 11:07:01 浏览:2319

        “收粮喽。”随着一声响彻云霄的呐喊,高书记、韩书记带着我和侯博,顶着凌冽的寒风坐上了村委会的三蹦子朝老庙村的篮球场疾驰而去。

        还没到目的地,就听见操场上沸反盈天、好不热闹。我仔细分辨,有牲口的嘶吼声,有汽车摩托车的发动机声,还有村民兴奋的交谈声。 刚一下车,村支书冯生祥同志就伸出一双布满老茧、结实有力的大手紧紧攥住高磊和韩韬二位书记的手高兴地说:“今年大丰收,谷子质量也不错,都集中好了,可以验收装车”。

        062be687cc6adaab169c6eced37764a

        经过专业技术人员的检验,老庙村的谷子很快装车完毕,看着村民一张张丰收后脸上流露出的喜悦,我们几个也很高兴。“赶紧到下一个点。”包村镇干部冯帆在一旁催促着。

        这里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老庙村位于米脂县沙家店镇,下辖三个自然村,老庙村、对九村、冯寨则村。原来这三个村是完全独立的自然村,2000年左右这三个自然村合并成现在的老庙疙瘩村。这三个村之间直线距离也比较远,因此收完老庙的谷子后,我们又收了对九村的谷子,然后才坐着三蹦子马不停蹄的朝路程最远最偏僻的冯寨则赶去。

        一路颠簸时值中午,我们一行坐着三蹦子终于到达了此行的最后一站——冯寨则村。在这里再给大家科普一下,我们乘坐的交通工具三蹦子,三蹦子顾名思义“一走三蹦”,三个轮的农用三轮车。虽然整车敞篷没有封闭的设施,坐在上面是冬天冷夏天热,但在农村非常实用。

        “小段,把包里的方便面给大家发一下。”韩书记轻声对我说。“是。”我一边回答一边拉随身携带的背包上的拉锁。“侯子快帮帮我,我手冻僵了不听使唤。”我焦急的向随行的工作队员侯博喊道。由于之前这地方才下完雪,气温很低,再加上刚才上山,路途颠簸我又没带手套只能赤手扶着冰冷的车帮,所以我的手被冻僵了。无奈只能求助于小侯,我俩把方便面取出来后,发到了每个人手中,我裹了裹大衣斜靠在坡边的小树上也吃了起来,不经意间我看着高书记、韩书记和小侯他们几个蹲在地上迎着寒风就着早已冰凉的白开水,双手小心翼翼地捧着硬邦邦的方便面大口、大口且津津有味地嚼着,我忽然产生了一种错觉,仿佛他们手里拿的不是我发的方便面,而是一人抱着一只烧鸡在啃。

        不大一会儿功夫,远远看见一个瘦削的身影朝我们这边走来,他边走还边把手卷成喇叭状,像唱信天游似的对着崖下的村庄大声喊:“收粮喽。”

        “高磊,你甚时来的,想死我了。”刚才还在呐喊的汉子此时已走到我们跟前,正紧紧地握着高书记的手激动地说。此人我认识,是老庙村的副主任冯继新,人很不错,和我也很谈的来,是比较优秀的一个村干部。“今早到村的。”高书记笑容可掬的对冯继新说。“后生,快帮帮我们。”话音未落,就听见一个急促的声音由坡下传来。我寻声看去,只见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大娘牵着一只嘴里喷着白气的老黄牛套着一车的粮食,后面还跟着一个拿鞭子的妇女。这里说一下,我们收粮的地点一般都选在有一定坡度的地方,然后让卡车停放在小坡的边缘,这样就方便人们把粮食装卸到卡车上。也不知道是我们选的这个坡陡,还是这头牛年老体衰的缘故,这头老黄牛就是在这个坡下踯躅不前,任凭牵车两个老太太如何抽打它,也不抬腿半步,它不时的还发出一阵阵低鸣,仿佛在向我们求救。

        “上。”韩书记大喊一声和高书记带着我和小侯像坡下牛车跑去,经过一顿如虎的操作,我们不仅帮老乡把牛车推了上去,还帮着她们二人过完秤把粮食装到了卡车上。

        这时后我看见,冯继新主任嘴里叼着烟,面有难色的走过来,向我们开口道:“高书记、韩书记,我们村在这三个村里年轻人最少,可以说基本上就没有年轻人,像老汉这样的放在这里都算是精壮劳力,这几年我们村留守的基本都是老太太和妇女,今儿指望她们这些年老体弱的人把粮食卸下来,验收过秤后再全装到卡车上,基本不太可能。今装不完,收粮车一走,让她们这些老人赶着牛车送到几十公里的县城更不切合实际,粮食只能全砸到自己手里,所以一会就得辛苦一下,麻烦咱们工作队帮帮忙和咱们村里的队干一起把这一万斤粮食过称装车了”冯继新一边挠着头一边抽着烟慢条斯理的对我们说。“老冯,没问题,咱村上的情况我们了解,我们刚才在那两个村也帮老乡装车了”,高书记热斩钉截铁的告诉冯继新。“小段、小侯今天辛苦一下,已经装了两个村子,不差这一个,农民种粮不容易,今儿无论如何要把粮食帮老乡装完。”韩书记紧接着以一种不容置疑的口气向我和小侯命令道 。“对。”我俩异口同声地说。                        

        “哞。”随着一声声牲口传来的嘶鸣,我向崖下望去,真是蔚为壮观呀!只见一辆辆牛车拉着丰收的谷子,整齐的朝我们走来。也正如之前冯主任介绍的那样,这个村确实留守的都是老弱群体。我瞅见坡下的牛车要么驾车的是一个老太太牵着牛绳,后面跟着一个老汉拿着鞭子赶车,要么前后都是两个妇女在赶车,十分艰难而又缓慢地向崖上走来。

        看到这个情景我的眼眶湿润了,这个画面是多么的熟悉,我在电视上看到过多少次,今天是真的亲身经历了。当时我在想几十年前,乡亲们也应该是这样拉着小米赶着牛车向我们走来,用他们的小米养育了我们一代共产党人,帮助中国共产党取得了中国革命最后的胜利,而现在革命胜利这么多年,乡亲们却还没有全部脱贫。每一个来开展精准扶贫工作的同志,实际上来讲,我们肩上担子不轻且责任重大,我们确实应该牢记习总书记的殷切嘱托,不忘初心,为打通脱贫攻坚的最后一公里而努力工作。要不然我们真的是对不起为中国革命做出过巨大奉献和牺牲的老区父老乡亲们。今天甭说帮乡亲们装卸的十几车小米,就是再装几百车、几千车、就算把我累倒在这儿,我也毫无怨言。我一边在心里自己发狠嘀咕着,一边挽起袖子和同志们一道朝坡下走去。

        “阳哥,你敢不敢跟我比比,咱们一人扛一袋谷子看谁往车上装得多。”工作队员小侯拿袖口一边擦着头上的汗水,一边向我发起了挑战。我知道小侯小我十岁,体重却比我重三十公斤,一直在我们队里号称大力士,干起农活很是在行。跟他比装粮食,我肯定不是他的对手。更何况我很清楚一包谷子是110到120斤左右,而我体重也只有120 斤,刚才我们都是两人抬一包装到车上,现在要一人扛一包,我未必能扛的起来。但是从来不认输的我也喜欢挑战。“比就比。”我笑着对小侯说。话音未落,只见小侯很轻松的往肩上扛了一袋谷子朝卡车走去,我赶忙也让老乡朝我肩上放了一袋谷子,一步三晃的把谷子装到车上,等我再回头的时候,我看见高书记、韩书记、镇干部冯帆和村主任冯继新几人之间也展开了竞赛,每人肩上都扛了一袋谷子满头大汗的朝收粮的卡车走去,这时一旁送粮的乡亲们都自发地为我们鼓掌和叫好。

        不知我们和老黄牛从坡底往坡上一块推了多少车粮食,也不知道从卸车过秤再到装车码粮这样周而复始的干了多久,我们确实已经没有了刚才一人往车上扛一袋谷子的力气了,但我们依然还坚持着三人一组或两人一队将最后几车谷子装到了收粮车上。望着车上全靠我们几个肩扛手提、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装完的堆得像小山似的一万斤左右的谷子,坐在坡上的我们累的是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俗话说得好:真心换真心呀!没过多久,我看见刚才卖完粮的乡亲们又朝我们走过来了,渐渐地我们被乡亲们围了起来,他们有的拉着我们的手不让我们走,要让我们到她们家里吃饭,有的是提着自家产的西红柿、鸡蛋、土豆,直接就往我们开来的三蹦子上放。望着她们朴实的脸庞,听着她们情真意切的话语,我们都觉得不论在什么年代、不论在什么地方,党和人民是心连心的,是不可分割的血肉联系,党是受人民群众真心拥护的。望着乡亲们一个个朴实的脸庞,我们不忍心拒绝她们。但是我们有我们的工作纪律和使命,东西坚决不能要,饭也坚决不能到乡亲们家里吃。乡亲们的真心实意我们都铭刻在心,无论将来我们在哪里工作都不会忘记老区人民的深情厚谊。高书记站在三蹦子上深情而又耐心的对乡亲们解释,就这样推来送去好一会,最后我们还是好言谢绝了乡亲们的好意,拖着疲惫的身躯,登上了三蹦子返程。

        返回的路上,老乡们是一直把我们送到村口久久不愿离去,我们也依依不舍地向乡亲们挥手告别。不知走了多久,风是越刮越大,车是越走越黑,穿着早已被汗水浸透的衣服,我们身上也是越来越冷。这是突然听到了“不获全胜、绝不收兵”,习总书记亲切有力的声音从村里的大喇叭穿过了这层峦叠嶂的山坡,穿过了漫山遍野的谷穗,传进了我们每一个扶贫同志的心里。不知怎么的,此刻我又觉得浑身上下又温暖了许多。



         扶贫驻村工作队   段晓阳

        集团概况 新闻中心 业务领域 党群工作 信息公开 人力资源

        地址:西安市莲湖区青年路111号

        电话:029-87688105   邮箱:sfetic@163.com   纪检邮箱:jtgsjcs@163.com 切换电脑

        版权所有 © 陕西省外经贸实业集团有限公司   陕ICP备13010282号  技术支持/名远科技    

        关注我们
        微信二维码

        微信二维码
        918博天堂手机下裁